来源: TaxDAO

本文详解澳大利亚加密税的基本情况和发展趋势,包括三部分:澳大利亚一般税制阐述,加密税分析,以及对澳大利亚最新数字法案《监管数字资产平台》的分析与展望。

1 澳大利亚主要税种及税率

 

1.1 澳大利亚一般税制概述

澳大利亚是一个联邦制国家,经过长期的演变与发展,一套完善科学的税制已经在澳大利亚确立起来。除此之外,独具特色的税收管理制度以及严密有效的税收审计机制,有力保障了税制的顺利实施。

澳大利亚实行分税制,其税收征收权主要集中在联邦税务局。其财政与事权相对应,即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按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职权,各自享有征收专属税费的权利和履行相关的义务。其税收收入与其他分税制国家一样分为中央税收收入和地方税收收入。直接税是这个国家的主体税种,直接税中的个人所得税是重中之重,约占整个联邦税收收入约60%。澳大利亚税制的纳税年度是从上年的7月1日到本年的6月30日(财年)。

1.2 个人所得税

澳大利亚居民个人应就其全球范围内的应税所得(包括净资本利得)缴纳个人所得税。应税收入主要包括一般收入(如来源于经营活动、工资、利息或特许权使用费等的收入)和法定收入(如净资本利得等)。收入在取得的时候应计入该纳税年度的应税收入,大部分纳税人按收付实现制的原则来计算应税收入。免税收入包括澳大利亚政府支付的退休金和社会保障金、员工附加福利、奖学金、人身伤亡索赔等,以及在某些情况下的境外受雇收入。在纳税年度内发生的与取得免税收入相关的费用不能在税前扣除。

非居民个人则只需就其来源于澳大利亚境内的应税所得和视同来源于澳大利亚境内的应税所得(例如,澳大利亚应税资产所取得的资本利得)计缴个人所得税。澳大利亚对享有信托收入的受益人征税。
澳大利亚个人所得税实行综合税制,各类所得合并在一起适用税率表。2022-2023财年澳大利亚居民纳税人适用的个人所得税税率如下所示:不超过18200的部分税率为0,18201至45000元(含)的部分税率为19%,45001至120000元(含)的部分税率为32.5%。120001至180000元(含)税率为37%,超过180000元的部分税率为45%。

1.3 企业所得税

澳大利亚的企业所得税适用于公司、有限合伙企业和某些信托企业(企业单位信托和公共交易信托基金)。
澳大利亚居民企业,是指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的企业。澳大利亚居民企业征收范围需要依据法规,就其全球来源的应税所得申报企业所得税,包括净资本利得。澳大利亚非居民企业只需为其来源于澳大利亚境内的所得计缴所得税。若有股息,则不应超过股息总额的15%,若有利息,则不应超过利息总额的10%,若为特许权使用费,则不应超过特许权使用费总额的10%。
其企业所得税税率统一为30%。2021/2022财年及以后年度,年营业收入累计不超过5,000万澳元的小型企业减按25%缴纳企业所得税。

1.4 商品服务税

在澳大利亚已办理或应办理商品及服务税注册登记的,在境内销售应税商品或提供应税服务,或者进口商品和服务的,为商品及服务税的纳税人。企业年营业额超过75,000澳元(非营利机构为150,000澳元)的,需办理商品及服务税的注册登记。所有出租车运营者不论年营业额多少,都必须注册。纳税人应就其在澳大利亚境内销售或进口的应税商品和服务缴纳商品及服务税。商品及服务税的税率为10%,除部分零税率的商品或服务外。

1.5 资本利得税

资本利得收入在澳大利亚受正常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约束。资本利得税(CGT)是对出售资产所获得的利润征收的税。如果应税主体在出售资产时获得资本收益(利润),它将计入应税主体需要履行的总体纳税义务。该税包含在所得税申报表中,该申报表是在6月30日澳大利亚财政年度结束后提交的。如果应税者出售了资本资产,例如房产或股票,则必须在持续的所得税申报表中报告由此产生的任何利润或损失,以避免处罚。

尽管资本利得税有一个单独的名称,但它是所得税的一部分。澳大利亚税务居民有义务在纳税申报表中申报资本利得和损失,并随后履行与之相关的纳税义务。在许多情况下,应税者还可以获得应付的资本利得税折扣。当应税者处置资产时,如果应税者拥有该资产至少12个月并且是澳大利亚税务居民,则可以将应税者应缴纳的资本利得税减少50%。这称为“资本利得税折扣”。这意味着应税者只需支付销售利润一半的资本利得税。除折扣外,但有些资本利得税则可以完全豁免。主要居住地免征资本利得税。如果个人购买了房产,并且从购买之日起,他们就居住在该房产中,并在居住期间将其出售,无论资本收益是多少,该金额免征资本利得税。”

除以上的联邦税外,澳大利亚的地方税税收主要有:印花税、土地税、工资税等。土地税(Land Tax)是澳洲政府每年向土地持有者根据其持有的土地价值在每年的年底(End of Calendar Year)征收的税务。在澳大利亚,土地税由各个州政府独自征收。不同的州的土地税政策有所不同,但总体相似。

2 澳大利亚加密税制

2.1 政府对加密资产的定义

ATO(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加密资产的定义如下:加密资产是一个数字表示的价值,可以转让,存储,或交易电子。加密资产是数字资产的一个子集,它使用加密技术来保护数字数据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来记录交易。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块链上运行,或者使用一个现有的平台。涉及加密资产的交易须遵守与一般资产相同的税收规则。税务处理将取决于应税主体如何获得、持有和处置资产。

2.2 加密资产征税方式

 

2.2.1 个人所得税

当用加密币购买个人生活和娱乐用品时,由于购买加密币的目的是“个人使用或消费”而不是投资或获利,这些加密币更有可能被认定为“个人使用资产”。由于涉及的金额较小,使用加密货币的人无需为其产生的资本利得或亏损进行税务申报。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加密资产不属于资本利得税(CGT)的纳税范畴,因为它们被认为是个人使用资产,缴纳个人所得税。

2.2.2 资本利得税

如果自然人或实体以盈利为目的买卖加密货币,那么该纳税主体可能被归类为投资者,需缴纳资本利得税。同时也需要记录加密货币的交易。具体包括以下情况:交易、互换或交换加密货币(包括用一种加密货币交换另一种加密货币)、出售、捐赠或赠送加密货币、将加密货币兑换为常规(法定)货币,如澳元、使用加密货币购买商品或服务。
用于投资的加密货币如果盈利则需要交税,且不能通过以个人使用为由获得税务豁免。其中盈利与否,取决于出售、交易等的交易所得是否大于成本。如果投资亏本,则投资者可以用这一损失来抵扣未来的盈利,但不能用来抵扣投资者个人的其他收入。如果投资者所持的投资加密货币达到一年及以上,出售这一加密货币时可能可以获得资本利得相关的税务优惠。

2.3.3 营业税

如果某组织正在开发和销售加密货币,或者以组织及企业的运营模式进行加密货币的买卖,并且持有加密货币的时间较短,同时雇佣员工监视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那么可能需将交易加密货币所得的净利润将作为生意收入而进行纳税。持有的加密货币将被认定为存货,其期初和期末的差额也纳入应税收入计算中。

2.2.4 福利税

如果雇员希望雇主使用加密货币支付工资,通常会产生两种情况:如果该雇员与雇主有“工资牺牲协议”(Salary Sacrifice Package),那么支付加密货币会被视为是一种福利,而根据福利税的相关法律雇主会被征收福利税;如果该雇员与雇主没有“工资牺牲协议”,那么该收入会被认定为工资收入,而且雇主需要代扣个人所得税,价值与相符合的澳元相等。

2.3 加密税的历史沿革

2017年7月1日之前,澳大利亚政府对加密货币贴上“双重征税”的标签,即任何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支付的人都实际支付了两次商品及服务税(GST):一次是在购买加密货币时;另一次是在使用加密货币进行商品及服务交换时。自2017年7月1日起,买卖加密货币无需缴纳GST,待遇与其他金融产品保持一致(但并非认可比特币为货币)。

澳大利亚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历来采取最小干预的方法。然而,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在2021年12月提示将对该行业改革,宣布莫里森政府将对该行业做出25年来最大的改革。同年,澳大利亚政府起草了针对监管加密货币的改革意见,就制定数字资产许可和监管制度的方法征求行业意见,并对加密货币和金融技术部门进行了一系列审查,每项审查都提出了围绕加密货币和支付的扩大和澄清的监管制度建议。

2022年3月,澳大利亚财政部发布了一份关于加密资产二级服务提供商(crypto asset secondary service providers,CASSPrs)拟议监管框架的咨询文件,为解决加密资产服务的细微差别提供了定制应用的空间。同年,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也发布其2022-2026年的执法计划,强调加密资产是监管机构的重点。

2023年,澳大利亚参议院经济立法委员会正式对参议员安德鲁·布拉格(Andrew Bragg)提出的《2023年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法案》进行了权衡。该法案旨在实施数字资产许可制度,并为澳大利亚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流通制定报告要求。该法案还对数字资产、数字资产交易所和稳定币提供了明确的定义,以及做出了数字资产交易所授权要求、数字资产托管授权要求、稳定币发行授权要求和澳大利亚CBDC服务商的披露要求。该法案计划在获得批准之日起的六个月期限结束后的第二天开始生效。法案显示,对加密资产的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产是否被视为金融产品。如果资产是金融产品,则受《公司法》和证券投资委员会法案》(ASIC法)的监管。如果该资产不是金融产品,则受《竞争和消费者法》(CC法)监管。加密资产是否被视为金融产品取决于资产的用途,如《公司法》第763A条所定义。

最终,该法案遭到了澳大利亚参议院经济立法委员会的反对,委员会建议政府继续就澳大利亚制定适合用途的数字资产监管问题与业界进行磋商。该委员会表示,该法案缺乏细节和确定性,并且与政府的做法不一致。该法案“不符合国际制度”,并引起“对监管套利和对该行业不利后果的真正担忧”。目前,针对加密货币的相关法案仍在讨论之中。

3 前沿:澳大利亚新数字法案正征求意见

前日,澳大利亚助理财长斯蒂芬·琼斯(Stephen Jones)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加密峰会期间公布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拟议的数字法案《监管数字资产平台(Regulating Digital Asset Platforms)》,该提案计划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获得金融服务许可证。琼斯接着概述了财政部针对数字资产平台的建议:这些平台将被要求持有澳大利亚金融服务许可证,有义务公平、诚实地行事,提供争议解决程序,满足偿付能力和现金储备要求,并保存财务记录。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和其他数字资产平台将有义务监督和干预市场不当行为。

拟议的数字法案政府将重点关注交易所,让它们遵守现有的金融服务法,而非监管单个代币或加密货币。具体而言,持有总额超过500万美元或任何个人用户超过1,500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将被要求获得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颁发的澳大利亚金融服务许可证(AFSL)。这些法规将迫使交易所遵守严格的标准,包括透明和公平地提供服务、管理利益冲突、披露信息、提交财务报告以及满足偿付能力和现金储备要求。此外,还将执行资产托管规则,以加强该行业内的消费者保护。

由于该数字法案被参议院经济立法委员会驳回,澳大利亚政府延续了面向公众与行业的磋商咨询至12月1日,拟议立法的征求意见稿将于2024年发布。一旦规则生效,加密货币交易所将有12个月的过渡期来适应新的监管框架。

总体而言,澳大利亚加密资产征税正处在一个不断演化的阶段,加密资产正面临逐步收紧的政策监管,澳大利亚利益相关各方也在进行数字资产如何进行监管的博弈,长期来看,这将给给税务部门和纳税人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在此过程中,投资者应密切关注澳大利亚的相关税收政策,并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制定合理的纳税方案。

 

[参考文献] [1] Australian Taxation Office. (2023). Individuals (ato.gov.au).

[2] 新浪财经. (2017). 7月1日起澳大利亚认定比特币为货币,取消双重征税

[3] 搜狐网. (2022). 澳政府将加大加密货币监管改革,系25年来最大整顿.

[4] Foresight News.(2023). 澳大利亚参议院经济立法委员会提交《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法案 202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